这两年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11-18 05:03    次浏览   

头天刚下完雨,还算凉快,他就决定骑摩托带上两周岁的女儿兜兜风。满心欢喜的女儿坐在前面,一路奔向猪场。但谁也没想到,这农户人家最普通的欢乐场景,竟是一个幸福人家的生死别离。

对此河北新旭光律师事务所张建军律师认为,不论是哪个部门,毫无疑问,这一块责任不能缺失。本案中,如果说拆除杨姓业主违建时断了电,那么有一个问题值得注意:如何安全处置废置的电线。有一点是始终绕不过去的,那就是:一盘带电线缆在人们触手可及的必经之路长期存留,悲剧就很难避免,只是早晚而已。如果责任先放到一边,那么,如果心里装着群众,有关人员就不会熟视无睹。

无独有偶,记者采访时了解到,该县触电身亡事故接连发生。8月12日下午,里坦镇领导为了郑金才父女触电死亡一事,从县里开完会回到办公室,向家属通报情况时称,县电力局领导告诉他,该县近两个月来,已经电死了6个人,并称,现在在电力局大厅还有一老头老婆没走呢,孩子被电死了,也赔偿完了,还是不肯走。记者稍后来到大城县供电局,大厅问询台的服务人员证实,老头老婆刚刚走。郑金才的亲属在医院时就听到了两起事故,一起是一辆农用车被掉下的电线击中,附近人看到后赶忙去拍他的车结果触电,另一起是盖楼的施工人员触电而亡。

为死者讨个公道,更是为了活着求个安慰,郑金才的亲朋好友和乡亲自发组织起来,几天来,他们放下手中的事,奔走在乡县政府和供电部门之间,但有关部门的“有条不紊”让他们急不可耐。

杨姓业主的用电是事实,那么是否经过了审批,农村安全用电,监管的责任在谁?

郑金才一家在村中人缘很好,左邻右舍都来帮忙。邻居一位大嫂告诉记者:“金才见人不笑不说话,真是个和气上进的好小伙儿,年轻轻就这么走了,扔下年轻的媳妇和俩年幼的孩子,搁到谁身上能受得了!”“哪怕落个残废也好,好歹有这个人,就是俺们全村给他捐钱看病也行,可就这么走了……”一位大妈哽咽起来,引得在场的人唰唰落泪。

走进里屋,郑金才的妻子殷京京半靠在床上,挂着吊瓶。她目光直视墙壁,任凭谁问话也不答应。家人介绍,三四天了,不吃不喝,再拖真受不了。从不和任何人说话,愣着愣着,突然哭起来,又忽而止住悲声,喃喃道,‘“我只要他们俩回来,妮儿,你回来吧,妈再也不呵斥你了,只要你回来。”全屋的人都又跟着哭。

赵姓副局长很是镇定地说:“县供电部门是管电的,但是有职责范围的”,“这不是我们的管辖范围”。家属质疑供电部门难道没有监管责任吗?该副局长坚称:电力问题比较复杂,我们不可能每家每户去检查。

事发当天,他们找到镇供电所,在供电所长给不了答复的情况下,他们来到了大城县供电局,该局一位李姓副局长接待了他们,态度还不错,信誓旦旦地说,“我们连夜开会,第二天下午会给家属一个答复。”

走进郑金才家的小院,原本整洁利落的小院,由于出事而变得凌乱。白瓷砖贴的墙闪闪发光,让人感到,这曾经是幸福的家庭,突如其来的厄运打破了他们和美的生活,出来进去的人们神情哀伤,双目垂泪。

该村通往南洼只有一条路,由于下雨泥泞不堪。于是旁边被人踩出了一条小路,中途有一根电线杆,其上盘着一盘电线,距离地面一米多高。当父女二人行至此处,不幸触及电线,瞬间被强大的电流击倒。悲剧随即发生,郑金才被摩托车压在下面,两岁的女儿却被远远抛到了侧后方,当时毙命。

8月12日,河北省廊坊市大城县里坦镇路大木桥村郑金才一家沉浸在无比悲痛的氛围里。三天前的早晨,在田间小路上,28岁的郑金才和他两周岁的女儿触电身亡。

而据几家养殖户们介绍,杨姓业主与另一户生产包装材料的业主加入这里后曾经换为了80的变压器,换下来的30的变压器至今还丢在院子里。而养殖户与后者所交电费也有所区别,养殖户按照0.49元的农电缴费,而另两家则按工业用电缴费。记者在养殖户提供的缴费打印票据上显示户头为:小邵村南井动力。

大城县里坦镇小邵村南洼一带有几家养殖场,郑金才也在这里包了一块地养猪。8月9日早上7点多钟,像往常一样,他早早地起床去喂猪,要是晚了,这些猪就会从圈里往外蹿。

第二天下午,在镇供电所,家属们等到了供电局领导率领的一干人等,很有阵势地进了大厅。记者在家属提供的视频中看到,这次双方的见面,不过是国电局一位赵姓副局长在听取家属的意见,不停地问“还有什么要说的”。期间赵副局长不时流露出笑容。那么连夜研究的结果究竟是什么,在家属的再三要求下,赵副局长语出惊人:“这起事故跟我们没有关系”。一语既出,家属们纷纷质疑:电死人,这么轻松地说没责任?

如同晴天霹雳,头一天还其乐融融的一家五口,如今只剩下孤儿寡母娘仨。年轻的妻子殷京京形如木雕泥塑,连日来水米不进,和谁也不说话,只呆呆发愣。亲朋们只好给她每日请来大夫输液。因为还没有断奶,神情恍惚的妈妈自身难保,早已没了奶水,10个月大的儿子连哭带闹也发了烧。悲愤之余的亲朋以及左邻右舍,自发到有关部门讨个说法。不料,但该县电力部门有关领导的一句“与我们没关系”,让人心寒至极,家属质问:总得有个部门负责吧。

此时,旁边一家从事制作水泥板的杨某发现后,赶紧打电话告知小邵村郑金才的岳父殷某。十几分钟后赶到现场的殷某未加思索,冲上去试图搬开摩托车,哪只依然强大的电流将他牢牢吸住,殷老汉霎时意识到中了电,拼劲全力挣脱,电流瞬间把他推了出去,身不由己,像跳大绳一样四肢在空中舞动,等停下来,他一屁股坐到地上,算是捡了一条命。

在事故现场,记者发现附近有不少水泥空心板,事故发生后,这家杨姓业主已经被警方控制。据死者的岳父介绍,今年春天,该杨姓业主因为涉嫌违法占地搭建,被拆除违章建筑,掐断的电线就盘在路边的电线杆的电表箱上,距离地面为一米二八。但该杨姓业主并未停止用电,那么用电又从何而来呢?数月以来,这条必经之路上,危险就一直存在。

正这时,邻居大嫂抱着10个月大的郑金才的儿子回来,由于妈妈没有了奶水,大家就轮流抱着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吃百家奶”。也可能开始不太适应,小家伙总是连哭带闹,现在也发起了烧,大家想:要不也给输输液,无论如何也要养活这个苦命儿。这个家庭的不幸接二连三,郑金才的父亲早在6年前病亡,50多岁的母亲三年前也撒手而去。这两年,这个家刚缓过点劲儿,这回却是折了顶梁柱,将何以堪!

家属们大都一宿未眠,等待第二天下午“答复的到来”。然而等来的不是什么答复,反而有关领导的表态,让他们感到无比悲凉。

在别人的帮助下,用木棍将落到地上的电线挑开,报警后,被随后赶到的救护人员拉到县医院,但没能挽回父女二人的性命。死者的大舅子小殷告诉记者,当时公安局带去的法医看后说,妹夫的脚底有一个黒眼,是被电击穿的。在医院太平间,记者亲自查看了死者的脚部,发现左脚心的确有一个黒眼,而右脚脚踝内侧,很大一块皮被烧焦,看了让人触目惊心。